赖滚is宿命

我喜欢你

乱写的,忘羡日常


日常,小甜饼

初春,万物复苏,草长莺飞。融化的雪水汇聚成一股股细细的溪水,环绕在山间,泠泠水声唤出了青草,嫩芽。几乎就在一夜之间,大片绿色铺满了云深不知处的后山。寂静了一个冬天的后山,又有了一声声“清脆”的鸟鸣

。蓝忘机穿戴整齐,正打算将门生准备好的温水拿进来,给魏无羡擦洗身子,一转头,发现魏无羡身上正包着被子,坐着,一副极力想把眼睛睁开,但这眼皮有千斤重,怎么也顶不开,于是只能眯成一条缝的样子。见蓝忘机转过来看着自己,魏无羡撅起嘴,伸出了双手,似乎有天大的委屈要倾诉。蓝忘机走到床前,魏无羡双手环上蓝忘机的腰,慢慢收紧,一颗睡成鸡窝的头在蓝忘机小腹处慢慢蹭着,惹得蓝忘机费了好大劲压下下身的无名火。蹭了一会儿,魏无羡开口,带上些哭腔“蓝湛啊,外面的鸟好吵,我都没睡醒。你知道吗?要是日日这样下去,我必因得不到足够的休息,精力衰竭而亡,到时候,可没有第二个莫玄羽给我献舍喽,你就要成了鳏夫了,而且,说不定坊间还要流传什么,夷陵老祖为云深不知处灵鸟所屠,再次身死的传言。我可丢死人了。”“胡说八道。”蓝忘机沉声道。同时,魏无羡感觉蓝忘机的身子一僵,抬头望去,蓝忘机眼底分明多了些许红色,眼珠泛着细细碎碎的水光,一晃眼的功夫,蓝忘机的神色又回复如常。魏无羡顿时清醒,起身,细细密密地吻上蓝忘机,眼皮,眼角,鼻翼,嘴唇。又拿起蓝忘机的手背,胡乱亲了一通,才开口道“诶呀,是我胡说,蓝湛,你知道的,我的两片嘴唇一开,就受不住我的管,自己就开始乱蹦跶,二哥哥那么好,我怎么舍得离开呢。只是这鸟儿实在恼人,一大早便被它们叫醒,我可难受死了。蓝湛,你有没有法子让它们安静一些?”蓝湛轻轻摇了摇头。

魏无羡脱力般垂下手“那我今后岂不是天天都要和你一般早起了,不要啊。我的好蓝湛,威武的含光君,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。”蓝湛又摇了摇头,柔声道,“最近是山里许多鸟儿求偶的时候,自然吵些,过一阵子便会好很多。”魏无羡彻底瘫倒在床上,绝望地望着屋顶,想到以后自己天天要被天天还要天天早起,悲从中来。“魏婴,兄长说,让我带门生下山采买些东西,晚上正好去夜猎,四日后回云深不知处。”听了这话,魏无羡一个鲤鱼打挺,扒到蓝忘机身上“太好了太好了,终于可以出去了,你可不知道,我都快憋死了,冬天的时候啊,就连唯一有些趣味的后山都落光了叶子,生灵都藏了起来,光秃秃,死气沉沉的,可丑死了,无聊透顶。我差点都唤走尸来玩了。”发觉自己说错了话,魏无羡顿了顿,讨好地对着蓝忘机笑“当然是开玩笑的。蓝湛你那么好看,我看你就够了。”蓝忘机的耳根微不可查地红了一下,面上神色如故,轻声道“不知羞。”魏无羡看了蓝忘机的反应,很是满意,放开蓝忘机去穿衣服,蓝忘机横抱起他,“先沐浴”。

二人带了十位门生下了山,到了彩衣镇,魏无羡到之前和江澄,怀桑他们偷跑出来时吃喝的酒家,要了八坛天子笑,店家包成糕点的样子,让伙计先运去了山脚下,蓝忘机在一旁,只当魏无羡真的是买了几大盒糕点的样子。想起了江澄,魏无羡差不多有一年没回云梦看过了,想着温宁定在暗处跟着,也不会出什么危险,就让思追看着其他门生,自己让蓝湛带着他,御剑去了云梦。

到了莲花坞,闻着空气中莲藕排骨汤的味道,魏无羡失了神,蓝忘机把他往怀里拢了拢,“魏婴……”魏无羡扬起头,绽开笑容“没事,就是有些饿了。这回来一定要把江澄吃穷不可!”话音刚落,就看见一个紫衣青年走来,嘴角虽噙着笑意,但仍能感受淡淡的杀气。他转着手指上的紫色指环,说到

“魏无羡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这里可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,还想着吃穷我,滚吧,云梦不欢迎你。”

“你也说了,这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,是我半个家,既是我的家,我便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!”

“哼!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仙子!”魏无羡听了,马上跳上蓝忘机的背,叫声中气十足,冲破天际“蓝湛啊啊啊啊啊!!!”江澄噗嗤一声笑出来“魏无羡你看看你那点儿出息。”蓝忘机抖了抖背“魏婴,金凌不在。”魏无羡扬起红透的脸(气的,不是羞的,我是羡羡的脸皮,他在n久年前就抛弃我了。)道“江澄你个骗子,人要脸树要皮,你作为一宗之主,还这样骗人,你还要脸吗?你不要我还要呢,毕竟我也是从云梦出来的,你这样也丢我的人。再说,我跳上蓝湛的背,只是因为走累了,不想走了,想他背背我。你懂个屁。真担心金凌跟你跟久了,连中意的仙子仙女都不会勾搭了。”江澄被气得一时说不上话,半晌,才吐出一句“死给!”字字铿锵,掷地有声。

在云梦留了几个时辰,魏无羡便要赶回去,毕竟他们这次主要是为了采买东西的。江澄也说不出什么挽留的话,只对魏无羡似嘲讽般,说了一句“可总算是明白“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什么意思了”!”然后挨了魏无羡一个爆栗。下人过来问他要不要把布置好的厢房里的东西收掉的时候,江澄边揉着被魏无羡暴打的地方,边说,“没关系,放着好了,过段时间他再回来也不用再收拾。”说完又骂了一句“妈的,还真对我下狠手,无耻!”

采买的这几天里,魏无羡天天有天子笑配上大量红彤彤的菜,饭量都涨了不少。在云深不知处,虽然蓝湛为他藏了酒,也会偶尔带些辣菜给他,但考虑到石头上的四千多条禁令,不能天天都吃,平日里主要的吃食还是那些树根草根药汤。在外面的四天,魏无羡可劲儿吃,总算是把嘴里那些苦味冲刷掉不少。

这一日,在一家布店前,蓝忘机正在对着单子清点,魏无羡被卖花的叫声吸引住了。

“蓝湛蓝湛,我出去看看,等会儿就回来。”说着在蓝忘机耳边亲了亲。

“嗯。”

晚上回到静室,沐浴完毕,魏无羡懒懒地侧卧在榻上,一只手支着头,如瀑的黑发散在中衣上,看着在书案边认真看书的蓝忘机,说道“蓝湛,蓝二哥哥,含光君,看看我嘛~”蓝忘机转过头,眼睛正好对上魏无羡裸露着的大片胸脯,耳根悄悄地红了,又转过头,继续看书。魏无羡看蓝忘机的反应,笑了一阵,又继续道,“蓝湛,你过来,我有点东西给你看。”蓝忘机没动。魏无羡走过去,坐上书案,将一支花插在魏无羡的鬓角,衣衫滑在两旁,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晃啊晃的,对着蓝忘机似是细细端详一阵,笑弯了眼睛说,“真好看。花好看,你也好看。今天看见这花的时候,我就想,这花好看,插在你的头上肯定更好看,果然,我的眼光真好,蓝湛,你真好看。”说着,魏无羡俯身,凑到蓝忘机耳边,嘴唇擦过了耳廓,湿湿热热的气息打在蓝湛的耳朵上,轻声道“侬希豁嫩。”糯糯的姑苏话,用魏无羡清亮的声音说出来,也别有一番滋味。这是今天卖花小哥送给魏无羡的赠品。蓝忘机转过头,似惊喜,似沉思,用低沉的声音轻轻重复了一遍“侬希豁嫩。”魏无羡听了,好似发现新大陆,于是欣喜地在蓝湛耳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“侬希豁嫩,蓝湛,侬希豁嫩。”蓝忘机的脖子,耳朵被魏无羡弄的痒痒的,终于忍无可忍,他上前堵住了那张一直在他耳边呢喃着情话的红唇。细细品尝着软软的唇瓣,又扫过肇事主的整个口腔。突然,舌头被对方紧紧缠住,,像是怕他会逃走,他也勇敢地上前纠缠住。热情地交换着彼此的津液,丝丝银线牵到书案。蓝忘机微微推开魏无羡,魏无羡一脸懵逼地站着。蓝忘机将桌上的书收进书架,将魏无羡一把按上书案,一手扯下碍事的衣物。魏无羡的两条腿盘上蓝忘机的腰,热情地邀请着他,然后他们干了个爽。(还是没勇气写肉,捂脸逃走。)

 


评论(1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