赖滚is宿命

obsession

半夜脑洞产物,都没修过。
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。

首尔
江南
权志龙和李胜利的家
权志龙拿着一把小刀,刀身松松地贴在手腕处的皮肤上。如果仔细看,会发现这把小刀做工很精美,刀柄和刀身并没有复杂花纹,柄是原木色,微微泛白,刀身在光的照耀下浮着点点银光,刀子完全体现了人们对良好人机关系的追求:不论谁去握住它,都能让刀柄完美地嵌在手里,就好像是身体的一部分。这不仅是一把小刀,这更是一个艺术品。

权志龙低着头,看着小刀,他不是在欣赏着这件艺术品,也不是在回忆那个和李胜利在世巡间隙,瞒着经纪人偷偷跑到欧洲小镇疯玩,在一个很小店面的橱窗里看中这把刀,身上的钱不够,只好把蠢浩叫来,事后被杨贤硕狠狠骂了一顿的那个下午。
他是在想,不论他把小刀划上身体的哪一部分,都一定会轻松地划出一个伤口,刀口很锋利,所以伤口会很平整美丽,如果稍稍深一点,切开表皮和真皮,还可以看见红艳艳的肉。那是最新鲜的红色,比血液的颜色亮一些,但绝对没有画笔油漆的鲜红色艳俗。划开皮肤的话,还会有血液流出,他会把伤口按一阵,按得发白,这样就只会一点一点往外冒血珠,小小颗的血珠像极小的红色玛瑙石,也像是极小版的,多汁的,吃起来酸酸甜甜清清爽爽的樱桃。

而且,伤口会带来一阵痛感,虽然怕打针,怕痛,但是他又会享受痛。比起全身上下酸酸的,胸口闷闷的,不知道哪里痛,好像哪里都痛,但又不是太痛,这种集中在一处的,极明显的痛,更加爽快。有时候更是会觉得,伤口其实不光是痛,还会有点痒,那样很舒服。

但是,伤口会留疤。就算不留疤,结了痂,这里的肤色也会和周围不一样。不和谐。权志龙受不了这种不和谐。他是疯狂的完美主义者。一句歌词会反反复复要求别人唱几十遍,不完美就不停止的人,怎么能忍受身上有疤。想到可能会留的疤,权志龙摇摇头,放下了刀。他把刀放到一旁,又看着它,似乎有点恋恋不舍,因为总觉得,如果划开伤口,周身的苦楚会全都从划开的口子里释放出来,然后他会变得快乐,变得幸福。

权志龙仿佛看见了另一个自己,点进了一个黑色漩涡,他可以伸手把自己拉上来,但他选择冷眼旁观。

权志龙终于想到了李胜利,他们很久没见面了。他最近一直在忙要出的solo,而李胜利,除了solo,还要去见很多很多权志龙不认识的人。权志龙觉得很无力,李胜利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了。权志龙总是觉得,总有一天,李胜利会离开他的。小的时候,李胜利那样崇拜他,喜欢他,只是因为李胜利的世界小,认识的人少。现在的李胜利 是个很优秀的人,人脉也是越来越广,李胜利的圈子里会出现比自己优秀的人,到那个时候,李胜利发现,其实他的志龙哥也不是那么不可比拟,于是就不爱了。权志龙原来想着,自己可以全心依靠这个自己养大的小孩,但是现在,他却担心,哪天,这个已经长得那么优秀的人,会离开。

权志龙想打电话给李胜利,但打了能说什么?说现在的心情吗?可是一个男生那么矫情,他会烦的。权志龙过早地踏入成人的世界,没有童年,也没有像我们一样,肆意地挥洒过青春。权志龙的青春,就是YG地下室冰冷的地板和身上粘糊糊的汗。一路风雨,他比同龄人成熟很多。但是,他也想有个人,可以让他任性,让他胡闹,让他不用压抑自己的情绪。权志龙很乐观,但自从09年那件事之后,就有了一只心魔,那个魔鬼,时不时会爬出来催促他放弃生命。他记得,第一次他遇到这只魔鬼,被它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就快屈服时,是李胜利出来,他说“哥,我会救你的。”所以,权志龙现在很想告诉李胜利,他现在需要他。但是李胜利现在应该在谈他的生意,在见他的朋友。他不想让李胜利生自己的气,他怕李胜利终有一天会开始厌烦自己。他试图告诉自己,李胜利当年说过会救他,就应该从此负责。可他又知道,爱是会被磨光的。况且,如今的那只魔鬼更加不是09年那只了,11年,受了滋养的魔鬼进化了。他不愿看见有一天,他们两个之间,只剩下疲惫。

权志龙想一个人忍着。他很辛苦地和那只魔鬼斗争着。权志龙是一个十分乐观的人。在那只
魔鬼不在的时候。

刺眼的光逼迫李胜利睁开了眼睛。他刚刚看见了差点自残,甚至自杀的权志龙,他看见了权志龙的惶恐。他看着权志龙自己和自己斗争着,看权志龙咬着牙盯着手机上李胜利的号码,久久又没拨出去。他看见权志龙一个人看着海绵宝宝泪流满面,他很奇怪为什么自己能那么清楚地梦见权志龙的心里活动,还以上帝视角解说着。不过那一定不是权志龙,因为权志龙是个很乐观的人,心理素质很强,内心很强大。但他又有些隐隐不安。他本来想谈完生意再和朋友们聚一聚,现在却立马买了回韩国的机票,匆匆起床,赶往机场。

打开家门,李胜利看见权志龙拿着笔,在五线谱上写写画画,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,放下了心。李胜利走过去,轻轻喊了声“志龙啊”,权志龙转过头,瞪着他,一副怒气十组的样子,嘴里说出的话确实带着笑意,“就是哥平时太宠你了,所以连敬语都不用了?”。李胜利关上门,放了行李箱,走过去轻轻抱住权志龙。权志龙把脸使劲埋在李胜利的颈窝出,狠狠地吸着气,像是要把李胜利整个人吸进身体里。

权志龙很开心,胜利回来看见的是正常的自己。权志龙很懊悔,为什么还是没有勇气,解脱自己。

评论

热度(11)